探索生态文学:350vip浦京集团签约俄罗斯生态文学重磅作品《森林父亲》

摘 要

近日,350vip浦京集团与俄罗斯生态文学重要作品《森林父亲》的编辑阿纳托利·安德烈耶维奇·金签署版权协议,这是350vip浦京集团探索生态文学出版的重要一步。

近日,350vip浦京集团与俄罗斯生态文学重要作品《森林父亲》的编辑阿纳托利·安德烈耶维奇·金签署版权协议,这是350vip浦京集团探索生态文学出版的重要一步。未来,大家还将陆续引进更多世界优秀生态文学作品。

《森林父亲》编辑借由小说主人公图拉耶夫家族祖孙三代人的精神探索历程,在读者面前展现了俄罗斯乃至整个人类在20世纪历经的苦难等伦理和哲知识题,体现出了自然主义、存在主义等多重思想痕迹。图拉耶夫家族的每一个代表都生活在宏大的历史变迁中,尽管祖孙三代所处的历史背景差异显著,但他们在性格上的共通却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命运最终被锁定在了“爱与恨”“生与死”“人与自然”“存在与孤独”的循环反复之中。

著名俄罗斯文学研究者张建华:“俄罗斯文学也许从来没有为人类哲学提供过一个真正哲学意义上的发现,但是,正如俄国的宗教哲学文艺批评家舍斯托夫在20世纪初说过的,在俄国,哲学思想历来是融汇在文学中的。”

苦难和孤独是小说的两大主题:它们不仅揭示了主人公们的内心状态,也体现着人类的普遍际遇。在小说中作家浓墨重彩地刻意突出“我——孤独”,以此来呈现给读者“普世孤独”的感觉,这也是贯穿小说情节发展的一条线索。图拉耶夫家族的男人们在遭受困境后都选择回到森林中去寻找继续生活下去的力量源泉,而森林也在帮助他们重新找回自己,对于这个家族来说,森林是他们的圣地,森林里有他们的精神命脉,有其生命的根基。

小说中森林象征了万物统一的小宇宙,森林即自然。作家通过森林父亲和大地母亲的神话意象,隐喻了自然与人类的血缘关系,同时指出森林法则意味着众生平等、和谐相处。当人类以野兽的生存法则主导世界时,人类就由自然的孩子变成了自然的毁灭者。

编辑阿纳托利·安德烈耶维奇·金,俄罗斯朝鲜族第三代移民,因其创作中的东西方学问融合而享誉全球。深刻的哲学思想以及多声部的呈现形式使得阿纳托利·金的作品具有强大的文学张力,作家也因此被誉为俄罗斯文坛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之交的先锋作家代表。阿纳托利·金曾多次获得文学奖项,其作品被译为多种语言在全球30个国家出版。

 

译文摘录:

图拉耶夫?斯捷潘?尼古拉耶维奇花了十七个小时,终于到了那个他想要找的森林一隅,就在这里,他想背对着分叉的松树干终结自己的生命。他的父亲图拉耶夫?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是一名退伍军官,曾担任过军队里的兽医,1889年秋天,图拉耶夫?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第一次来到这里,在白桦林和松林的交汇处,他选中了一片空地,第二年当春天到来时,他便开始在这里建造自己的庄园。斯捷潘吃力地在林间那荒无人烟的小路上蹒跚,他弯折的身体就像要匍匐在地上了一样,就这样他从古斯-热烈兹尼终于来到了父亲建造庄园的那片空地上,在空地边上的一棵大树前,他跪了下来,口吐鲜血——他身上这半贵族的血统是他父亲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和厨娘阿妮希娅同居的结果。头靠着粗大的树根,斯捷潘闭上了眼睛,失去了知觉,而他父亲尼古拉?图拉耶夫曾经正是站在这棵宛如竖琴的大松树下憧憬着在这一片远离喧嚣的神圣林地能过上像美国作家亨利?梭罗描写的那种自由又美好的生活。

寒夜里,斯捷潘?图拉耶夫被冻醒了,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四周一片漆黑,他挪动了步子,但却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往哪儿走。这里曾经伫立着一栋庄园,1918年夏天,庄园被人烧毁,留下的便只有这片土丘和洼地了。在这冰冷又漆黑的夜里,斯捷潘?图拉耶夫恍然间明白了,他的最后时刻就要到来了,他即将孤独地死去。事实上,斯捷潘?图拉耶夫就没见过他家族的坟冢,他生长在异国他乡,长大后参军打仗,而后又被俘,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他拖着病体来到了这里——等待死亡。

而父亲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图拉耶夫当年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可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那时的尼古拉还是一位意气风发的年轻哲学家,他渴望的并不只是掌握书本里那点常识,他想要弄清楚大自然中的动植物所拥有的原生态的自由,而尘世间的喧嚣和各种负累——繁重的义务、偏见、或好或坏的各种规则都妨碍了他弄明白宇宙中的一切——不论是弱小的蚂蚁还是巨大的天体——都有着怎样的自由。屈从于这些规则的人会被夺走意志力和独立性,而为了跟这些规则做个了断,你就该走向森林,只有在森林里你才能自由地找回自己,但做到这一点的并不是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而是半个世纪后在冰冷的森林深处,在漆黑的夜里,孤独等待死亡到来的他的小儿子斯捷潘。

这真的是一种完整又无限的自由——斯捷潘·图拉耶夫在自己面前伸出了双手,在这密实到让人目眩的黑暗中,他感觉不到脚下的支撑,也感觉不到自身的重力,就像是被抛进了星际空间,那里不再有支撑的概念。而那濒临的死亡——完全是一种纯粹而强烈的感觉,斯捷潘第一次觉得死亡并不是对生命苦楚的可怕终结,也不是与整个世界的割裂,而是超脱与自由的开端,是与无限自由之物的融合。他仿佛与死亡相遇了,他明白死亡的作用微乎其微,并不像人类想象和理解的那样,他朝死亡点了点头,而死亡也向他点了头,好像在说“我知道你已经理解了我的本质”,而且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就在与死亡达成了一致意见之后,死亡却转过了头,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向了另一边,消失在了这漆黑的森林之中,而斯捷潘·图拉耶夫感到刺骨的冷,他特别想吃点东西,于是他想到了他的行军袋,那里面还有用报纸包着的面包、两个美国猪肉罐头和插着肥肉的洋葱头。

 

《森林父亲》

【俄】阿纳托利·安德烈耶维奇·金/著

王 悦/译

350vip浦京集团 

预计2022年出版

    A+
来源:350vip浦京集团  发布日期:2022-01-28  所属分类:专题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