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全球通史》 原来历史可以这样写(图)

作者: 人文  发布:2019-02-15

  高凡,1968年出生,图书馆学博士,研究馆员。主持、主研国家级、省部级课题十余项,出版专著《网络环境下的资源共享—图书馆联盟实现机制与策略研究》,主编《图书馆变革与发展》等图书情报丛书7册,公开发表论文40余篇。曾获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我从小就喜欢看书,高考填志愿时,一本的志愿可以填五所大学,每所大学三个专业,我齐刷刷全部填了四川大学,十五个专业写的全部都是图书馆学。”有的人生来就喜欢与书打交道,西南交通大学图书馆馆长高凡就是这样的人。显然,这样填下来只能让老师认为高凡视填志愿为儿戏,直接让她把家长请到了学校。在老师和家长的“教导”下,高凡妥协,前提是必须保证第一志愿是四川大学的图书馆学。最终,书痴高凡如愿以偿考入四川大学图书馆学,此后攻读硕士和博士,她选择的还是图书馆学,与书打交道至今。

  “这本书其实就是社会万象的一幅画卷,当中的人情世故很值得研究,是一本适合反复阅读的经典之作。”

  因为期末的缘故,高凡这几天异常忙碌,记者见到她时,她刚从会议室走出来。“期末的时候总是要忙一点。”高凡笑着说。

  尽管每年都在接触大量的书籍,高凡最爱的书只有一本—《红楼梦》。“《红楼梦》我看了二十多年,初中就开始看,这本书太经典,不同年龄段看这本书都会有不同的感悟,最初看关注的是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多看几遍之后关注的点开始不同,会发现这本书其实就是社会万象的一幅画卷,当中的人情世故很值得研究,是一本适合反复阅读的经典之作。”《红楼梦》摆放在高凡的床头,她时不时就会拿起来翻看,“当中的内容和情节其实早已熟悉得不得了,每次不知道看什么书的时候我都会把《红楼梦》拿出来翻一翻,现在更关注一些细节的东西,比如我会仔细看书中出现的一道菜,这道菜是怎么做的,也会看书中的服饰描写,故事人物是怎么穿衣服的呀。每次看,《红楼梦》都有吸引我的地方。”高凡笑着说。提到红楼梦的同时,高凡还提到了《瓦尔登湖》,这也是一本她反复阅读的书,每次阅读心灵都能感受到宁静,“文字优美,能引发对人生的思考。”

  “《全球通史》把重大历史事件和现实联系起来,让我们理解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内在联系。”

  本月初,西南交大刚更新了推荐给学生的书单,这张96本书的书单就是交大图书馆整理出来的。《全球通史》是高凡推荐的必读书之一,去年她还专门为这本书写了一篇名为《唤醒历史的世界》的读后感。

  回忆第一次看到《全球通史》的情景,高凡这样说:“还是学生的时候,记得某个周日,照例到位于胡同深处的万圣书园淘书,在那间书籍琳琅的小店堂里,荡漾着轻柔的音乐,不经意间瞟见《全球通史》,便随手翻开。这一翻,竟手不释卷,驻足停留,心意全到了另一个世界。禁不住惊叹,原来历史书还可以这样写,原来读通史并不是件累人累心的事。那些似乎学习过的名字、地点、事件,被一种奇妙的叙述方式渐渐唤醒。”

  高凡回想自己中学时代所学习过的历史,就像是图书馆传统的一排排目录柜,拉开每一个小小的抽屉,一张张卡片都清晰地标注着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每一张卡片她都熟读多遍,了然于心。可是却始终不清楚不明白这些卡片和卡片之间,抽屉和抽屉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隐秘的通道。这些静态的、割裂的、片断的历史在她的脑海里无论如何都不能构成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这本让我无法放下、恨不得一口气读完《全球通史》,让我第一次能把那些历史片断、事件串成完整的珠链,让我看到了以前从未明白的完整的、动态的世界历史。为此,那一段时间都为自己读到了一本好书而沾沾自喜。”

  《全球通史》作者尝试跳出“西欧中心论”让高凡印象深刻,“这一观点把世界史研究中西方中心论的传统取消,把世界史作为一个有机体,以全球性视野研究影响当下的重大历史事件,因而既能通透纵览,又与当下全球化的现实密切相关。这本书无疑给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口,使我们有机会全面客观了解世界历史的发展和趋势。得以‘思接千载,视通万里’。”

  前年,高凡无意中在朋友那里看到了《全球通史》的第七版,她用两周时间再次阅读这本书,“有人说‘在合适的时间读到一本合适的书,是人生一大幸事’,能够重读《全球通史》,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幸运的事。2013年年末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拿出一本《全球通史—从史前史到21世纪》。粗略翻看,无论是章节的编排组织、插图的应用,都和我曾经看过的《全球通史》大相径庭,以至于我很肯定我没有读过这本书。细看一两页内容后,才恍然明白,这就是十多年前那本让我爱不释手的《全球通史》。只不过,现在已经是第七版了。”

  与多年前第一次读过的那版相比,《全球通史》第七版内容有所调整,整体更加丰富完整,用高凡的话来说更适合像她这样的非历史学专业人士阅读。“历史书籍的一个重要作用就在于以今察古。《全球通史》并不是简单地堆砌史料,叙述过去发生的事情,而是把重大历史事件和现实联系起来,以历史对今天的启示的方式,帮助我们对当今世界的来龙去脉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帮助我们理解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内在联系。因此,在读书过程中我们就会不自觉地在过去、现在、未来这三个时空中交叉转换,由此形成自己的判断和思想。就如同阿诺德·汤因比所言,‘《全球通史》给了我强烈的现实感:它是救治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由于陶醉于技术进步而产生的深重的精神危机的一种思想武器;它有助于人们理解未来—包含各种可能性和选择的未来。

  “在书和床之间,我还特意铺上了地毯,选好看什么书之后就会席地而坐,自顾自地看起来。”

  跟图书馆打了那么多年交道,高凡看书几乎都不是在图书馆,“我以前以为学了图书馆学,就能天天看书,现实却是天天跟书打交道,没时间看书,而且我们上班时间不准看与工作无关的书。”这也难怪高凡的办公室书柜里清一色的工作文件。

  高凡现在每年的阅读量大概在一百本书,四天左右就能读完一本书,如此大的阅读量让人多少有些惊讶。“没办法,我就是喜欢看书。我家的书房都已经放不下书了,卧室也堆满了书。”怎么有那么多的时间读书?对于这个问题,高凡莞尔一笑:“我每天至少要读半个小时,那么多年累积的读书经验,让我知道如何去读一本书,在我看来不是所有书都要看完,有的书你只需要看某一节或者是某一章就能知道其中的精华,有的书则值得用心读反复读。”当被问到如何判断一本书应当泛读还是精读时,高凡说读多了自然就会辨别。

  在高凡的卧室,有一面墙全部都堆着书,书名都朝外放,这样一来高凡能够清楚看到每本书的书名,“我经常蹲在这堆书前选择读什么书,在这堆书和床之间,我还特意铺上了地毯,选好看什么书之后就会席地而坐,自顾自地看起来。”

本文由www68399.com皇家赌场于2019-02-15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