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汉和帝】历史小说系列之东门刺客

作者: 人文  发布:2018-12-28

  元和三年(86)六月,利侯刘刚与他的大哥齐王刘晃因与母亲太姬因家庭矛盾而闹翻,双方相互控告对方,官司一直打到先帝刘炟的御案上。最后刘炟也没法子,只得各打五十大板了事:齐王刘晃被贬为芜湖侯,利侯刘刚封地被削三千户,太姬则被收回了玺印绶带。

  这件案子了结之后,以刘晃、刘刚威信扫地,声名狼藉。他们连累英雄先祖,他们的曾祖刘縯也为此蒙羞。这一枝皇族后人颜面尽失,渐渐在皇族中抬不起头来。

  后来章帝去世,芜湖侯刘晃、利侯刘刚、都乡侯刘畅三人这次也是奉召千里迢迢地来洛阳奔丧。

  只因这三人的封地距离洛阳距离太远,虽然他们接到诏书后就立即上路,但等到三人相继抵京之时,丧礼早已举行完毕,刘炟也早已下葬了。这三人感觉很无奈,只好住在馆驿里等待答复,希望能够得几个赏赐什么的,谁知等了许久,却始终没人理睬他们。

  刘畅说道,他和步兵校尉邓叠是亲戚,以前他多次来到京城,就是和他结交,邓叠的母亲元和太后很亲密,只要通过邓叠母亲这一举荐,这样就可以见到窦太后的面了。

  刘畅立刻找到了邓叠的府上,把前因后果这么一说,邓叠立刻表示帮忙,很快,刘畅就见到了窦太后。

  窦太后刚刚丧夫,心里十分空虚,再加上她还是二三十岁,所以她一看到刘畅,就春心盎然了。再加上刘畅这人油嘴滑舌,窦太后很快被她哄得团团转,刘畅也就成了窦太后的男宠了。

  起初,由于刘畅无权宿卫后宫,为了遮人耳目,窦太后只能白天以某事为由在上东门别墅单独召见他,夜里再公开让他出去。为了保证刘畅的安全,窦太后特意将他安排住进了附近的兵营了,并吩咐分拍带甲武士保护。

  而对于窦皇后的这种行为,宫中朝中的上下人等虽然愤慨,但却没一个人敢出头劝说。谁敢出头找死啊?

  刘畅频繁入宫的消息,窦宪自然也是清楚的,开始他并没有注意,可是后来奉诏进宫的次数越来越多,窦宪也有了些疑心。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总会传出去的。刘畅的异常举止引发了朝野上下的汹汹物议。不过此事涉及窦太后,他们都畏惧窦宪的权势,只是聚集在私下嘀嘀咕咕,不敢公开议论。

  窦宪曾为此入宫找过妹子,劝她收敛一些。可窦太后根本不听窦宪的话,一直我行我素,把个窦宪气的半死。

  之后的日子里,窦宪也慢慢发现自己进宫也不那么随便了,相反的,刘畅进宫越来越频繁。窦宪心想,要是窦皇后讨厌自己,亲近刘畅,之后窦皇后以太后的名义封官进爵,掌握宫中事务什么的,自己的官位不是岌岌可危吗?

  刘畅之死,很快就惊动了窦太后,窦太后又气又恼,立刻命令有关部门抓捕刺客,找到杀害刘畅的真凶。

  当时虽然没有什么监控录像,但此案并不难办,窦宪谋划不周,很快就真相大白。

  但是窦家的运势蒸蒸日上,谁也不敢去触这个霉头,案子也就转变了调查方向,有关部门上报,刘畅的弟弟利侯刘刚有作案嫌疑。

  鉴于刘刚已经回到封地,朝廷下诏派出侍御史和青州御史一同到达齐国审理这个案件。

  尚书韩棱立刻看出了这个案子的疑点,他认为不应该舍近求远,恐怕是奸臣所笑话。

  韩棱这句话捅了马蜂窝,窦太后很快就起疑了,你说奸臣在洛阳,洛阳城里好像不都是窦家的官员吗?

  太尉宋由的下属何敞也对这个案件抱有兴趣,他对自己的上司宋由说道:“刘畅是皇室宗亲,封国的藩臣,他来到京城来祭吊先帝,上书听候命令。可是他在卫士的保护下,却遭到这样的惨死。实在是令人震惊。”

  何敞回答道:“下属不敢妄自猜测。但那些执法官吏盲目地追捕凶手,既不见凶手的踪影,也不知他们的姓名。要是使得真凶逍遥法外,实在是令人愤慨。”

  宋由问道:“你说得对,但是皇太后下诏让侍御史和青州刺史前往齐国查案。我们也没有办法。”

  何敞说道:“太尉此言差矣,如今我充数为您属下的要员,主管的就是抓捕罪犯审理案件。这个事件如果不是我们管理,还要谁管理呢?我打算亲自到判案场所,以督察事态的进展。”

  宋由又说:“你说的很对,但是司徒和司空二府的负责人认为,三公不应参与地方刑事案件。所以这件事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何敞无不愤慨的说道:“他们哪里是说三公不得参与刑事案件啊?他们只不过是害怕幕后真凶就放纵奸人为非作歹而已,他们置之度外,不认为放走犯人就是过错。太尉,下属打算单独奏请,参与审案。请太尉给我这个权利。”

  宋由虽然是窦家一党,但是并不知道真凶,再加上宋由也是想要知道真相,于是就派出了何敞前去审案。

  司徒袁安和司空任隗并不是不想办案,他们只不过没有权利去查而已,如今,何敞都代表太尉办案了,司徒司空府自然派出官员跟随前往。

  窦太后得到三府的奏章,震怒不已,好你个窦宪,你尽然杀死我的情夫,光是杀人的重罪,就可以削官夺爵,你认为我没有手段吗?

  窦宪这人,一向娇贵惯了,一见到这个阵势,也是吓傻了。他知道现在虽然在内宫,但是自己形同软禁,要是妹妹一时冲动,随时就会被自己的妹妹搞死。

  几天的软禁日子,除了送饭的下人和门外的侍卫,窦宪再也不能看见其他的人。人最怕的不是死,而是什么时候死。窦宪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他知道自己杀死刘畅罪责难逃,但是最多只不过是丢官而已,但是窦太后这么一插手,自己很有可能就死在内宫了。

  窦宪被关进内宫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两位兄弟窦景和窦笃的耳朵里。两人大惊失色,立刻进宫求见窦太后。两人多次以亲情请求,窦太后慢慢地气也消了。

  这时窦笃说道:“太后啊,天下的美男子不止刘畅一个,要是太后放过大哥,我们就会给你更好的让你玩玩。不知姐姐意下如何?”

  窦皇后本来就没有杀窦宪的意思,只是略作惩罚,这时听说自己可以得到新的男宠,气也就全消了。

  窦皇后此时说道:“不过,大哥已经犯了杀人的死罪,现在三府屡次上奏要罢黜窦宪,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窦笃说道:“大哥对我说,他曾经听说南匈奴单于遣使希望我朝派出大军讨伐匈奴,耿秉也是几次上书请求太后,希望窦太后能够让他北伐匈奴,立功赎罪。这样大哥可以免罪,而朝中之人也不敢说什么。”

本文由www68399.com皇家赌场于2018-12-28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