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个直播平台变成了一座座青楼

作者: 人文  发布:2019-09-13

  昨晚央视节目报道了“会计门”的宣判结果,节目中被告人王某,利用职务之便侵占公司资产,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20万元。

  可以看到王某用偷来的930万巨款,不是买车也不买房,而是大部分打赏给了“女主播”。

  在央视的节目中有个人的名字“余思瞳”直接从警方口中说出,她是被王某打赏的女主播之一。

  而另一个女主播,央视则以一种春秋笔法,通过打码,间接点出另一位女主播的身份。

  有个房产公司的会计王某,结婚了,月薪三千,性格自闭内向,喜欢看网上女主播,看到那些唱歌跳舞的女人心生欢喜,时不时打赏个50,100的。

  王某觉得自己花了钱却得不到应有的重视,觉得受到了轻视,一怒之下利用会计兼出纳之便,挪用公司一万两千元。

  他把这一万两千元赏给女主播,这回总算听到了点响,女主播在网上当众感谢王某,一起看直播的其他网民也直呼王某豪气。

  王某虚荣心得到满足,随后又挪用了两万,跟着又是五万,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共挪用930万,打赏直播的多位女主播。

  根据央视报道,因打赏金额过大,女主播开始主动联系王某,当王某继续加大打赏金额后,女主播就与王某从网络到现实,从线上到线下,产生了真实的“关系”。

  警方调查后说,王某每周都会去上海和女主播约会,挥霍盗取来的巨款,和女主播住的是上海最好的总统套房,一晚价格十几万元。

  央视报道了这起挪用930万的大案,但央视没有更深入的报道是,现在鱼龙混杂的直播时代,越来越演化为一个“云青楼”时代。

  大到王某的930万,小到几十万,十几万,看客和主播,通过一次又一次的高额打赏所建立起来的关系,其实和“青楼”里,小姐与客人的关系非常类似。

  我们来做个直观的比较,你就会发现为什么直播时代,越来越像一个“云青楼”时代了。

  “青楼”,也就是大家称的妓院,其实在古代是一个高雅的风流场所,它不是什么窑子,不是什么路边洗发店,它没那么下九流。

  也正因为它的“高雅”,才吸引了一大票我们耳熟能详的诗人文豪,全都留恋于青楼。

  像李白,杜牧,白居易,苏轼,柳永,全都因倾慕青楼妓女而送诗送词,当然送钱也是必须的。

  光见一面,就见一面哦,什么也没干,也没喝酒也没聊天,啥也没有,就见一面,就给了300两银子。

  王景隆喜欢这青楼头牌苏三,然后在一年时间里,总共花了36000两在这苏三身上(也就相当于打赏)。

  明朝一两银子可以买80公斤大米,按一公斤5块钱的米价计算,明朝的一两银子,大约相当于现在的400块人民币。

  上面说了,王景隆,光为了和苏三见一面,什么也没干,就见一面,花了300两,也就是花了12万人民币。

  然后一年在苏三神社花了36000两,也就是花了36000X400,1440万人民币。

  在唐朝,有一个资深嫖客叫孙棨,这位老嫖根据亲身经历,写了本纪实书籍叫《北里志》。

  梳理记载,当时在长安有个青楼名妓叫“天水仙”,这个天水仙和上面苏三一样,出去让客人看一眼,客人光这么看一眼,价格是100两。

  意思是,白居易这种当官的大文豪,年薪是三十万,而光见那个“青楼名妓”一面,就要花17万,相当于白居易一半多的年薪。

  举这两个例子,是想告诉大家,“青楼头牌”是一个有着非常高收入的超高薪阶层。那些开青楼的妈妈们,都要好声哄着这些青楼头牌的,因为她们就是最大的摇钱树。

  古时没有整容,但有一套娴熟的化妆技巧,如果你长得丑,首先就当不了青楼头牌,你才艺再好也没人多看你一眼。

  在你长得好的前提下,还要会琴棋书画,那些达官贵人或文人雅客,喜欢一张好脸皮,但也喜欢出色的才艺。

  你要么善琴(或者琵琶)要么善唱(或者善舞),反正你一定要有一样拿得出手的才艺,才能从外到内的吸引人。

  俗话说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青楼妓女自有一套“冷落客人”的套路,她们绝不像你看的那些影视剧里的妓女,什么一进门马上屁颠颠的迎上来,官人大人的叫一通,献媚不已。

  青楼妓女,架子都端的很好,躲在最高级的客房中,花最大价钱的客人才能和她喝上一壶酒或者听上一支曲。

  所谓“放长线钓大鱼”,如此勾得富豪文豪心痒痒,方能突显其价值,而那些得以与青楼妓女幽会的客人,自然也有一种凌驾于万人之上的感觉。

  (你看那帮傻X,只能在外面叫叫好,而我已经睡到她了,这种巨大的虚荣心会给男人以极大满足。)

  我们就拿央视报道的那一线女主播来做比较,你能非常轻松的从女主播身上,找到青楼的模板和影子。

  至于整没整容,大家自己判断,我不知道,我也不是整容医生,只是想表达一个意思

  因为这就不符合“云青楼”的标准,首先你长得丑,大批看脸的粉丝就不会赏脸。

  才艺自然也是必须的,你光有一副好看皮囊,没有一两招绝活也是吸引不了土豪一掷千金的。

  对于绝大多数粉丝来说,只有先觉得这人好看,然后才会加深迷恋她的才华和内涵。

  端架子这点,挪用公司钱财的傻子王会计已有过深刻体验,警方在接受采访时说,王某正是觉得受到那些女主播的冷落才开始了第一次的挪用公款犯罪。

  第一次刷了高额礼物后,原本爱理不理的女主播立马变脸,对他开始热情,但也不是非常热情。

  于是王某再次挪用公款,又打赏一万,两万,三万,女主播对他的热情程度和他打赏的金额正相关。

  当王某的打赏累计到某一程度后,某主播对他的热情,从被动联系,改为了主动联系。

  于是才出现了央视节目中,警方说,王某在上海幽会开的房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的这一细节。

  那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主播当然和给钱最多的客人互动,主播对客人的好,当然和客人给的钱正相关,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然而现实就是,在“云青楼”时代,无论是青楼拥有者,还是头牌小姐本身,都会进行一系列的商业包装,隐瞒和炒作。

  首先,你必须要清纯,你是头牌,但你不能表现出“风尘气”,你最好给我装个乖乖女,卖萌搞笑,最最重要的,决不能表现出低俗。

  然而现实就是,在“云青楼”时代,无论是青楼拥有者,还是头牌小姐本身,都会进行一系列的商业包装,隐瞒和炒作。

  首先,你必须要清纯,你是头牌,但你不能表现出“风尘气”,你最好给我装个乖乖女,卖萌搞笑,最最重要的,决不能表现出低俗。

  低俗,是头牌的绝对禁忌,就和古时青楼头牌的客房是个高雅的场所一样,虽然干的是肮脏的事,但必须披上高雅的外衣。

  所以,那些在你们看来“清纯”的头牌们,有很大一部分是装出来的,而且在摄像头前装的久了,还真会以为自己清纯了。

  可等某位傻子打赏的钱到了一定程度后,头牌们又会按照心里的价位去和他们私下联系,私下见面了。

  在这次央视报道的节目中,备受争议的斗鱼头牌,其形象定位就是“清纯的邻家女孩”。

  根据爆料,清纯头牌原名冯X男,2015年6月16日就已结婚,并于2017年7月10日离婚。还晒出了两人结婚的身份证件。

  对于此直接撕烂头牌“清纯外衣”的爆料,头牌自然否认,并且在5月20日的直播中回应了这个“离婚问题”。

  她说,不用去在乎那些不实的报道,因为你们懂得,毕竟我是最火的,我人气又最高,新闻必须来蹭我热度,这样看得人才会多,点击量才会高,你们要理解这点。

  你们要从一个乐观的角度想,哇我觉得挺开心的,我觉得就是能够唱歌给你听,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来。

  简单总结一下吧,上面的话意思就是,这些新闻就是要蹭我的热度,只有蹭我的热度,提我的名字那才有人看。

  照该头牌的意思,央视报道了你的新闻,还挂了好几幅你的打码照片,意思是央视也要蹭你热度,你是国家领导人哦。

  而且还有蹊跷的一点,就是根据王某交代,他从2016年4月起,先后打赏多位女主播,其中打赏某冯姓主播就高达160万,并且还和几位女主播发展成了所谓的“男女朋友”关系。

  那根据之前“离婚门”的爆料,头牌女主播2017年7月10日才离的婚,也就是说其在婚内接受了王某160万的高额打赏?

  那接下去讲另一个同样接受王某百万打赏的“小头牌”,她和王某相识,相交,相睡的套路一样是用钱堆砌出来的。

  央视在节目中直接点了她的名,我们就姑且称作“余某”以前是一名展场模特,在游戏展上展现迷人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

  不久后进入直播界当起了女主播,一开始在“鱼平台”直播,随后跳槽去了“熊平台”。

  当那位王会计被警方逮捕,东窗事发后,余某也立刻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对外表示

  在余某的文章中,她一直是一位单纯的,善良的白莲花,她也被骗了,她也是受害者。

  好吧,你们都善良,你们“头牌”“小头牌”一个比一个善良,就差没颁感动中国和十大好人奖给你们了。

  没出事的时候和王会计亲亲我我,大量收受王会计好处。王会计一出事,撇清的一个比一个快。

  我没错,不关我事,我不知道他钱是偷的,我单纯,我善良,我是无辜的白莲花。

  如今直播平台的“青楼化”之风,已经相当严重,低端点的女主播以软色情吸引关注。

  然而与古代不同的是,在“云青楼”时代,一个坐在摄像头前的女主播就能坐台全国。

  这规模可比过去一座青楼撑死了接待百位客人要多得多的多,当然获利也比过去的青楼多得多,只是规模虽然扩展,但套路和手法却是亘古不变的。

  互联网时代为“云青楼”的运营和扩展提供了极好的土壤,各路头牌们依靠新型的整形技术,专业的团队包装,轻而易举的在镜头前伪造出欺骗众人的虚伪形象,脱胎换骨后开始迎合各路客官。

  当有钱傻子上钩后,就开启放长线钓大鱼模式,也就是一种“诱导打赏模式”,她们为打赏“明码标价”。

  头牌们有巧妙的表演技巧,她们会让“王会计们”产生种我独占了“你们女人”的优越感。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当女主播在十几万乃至上百万人面前直播时,王会计摸出手机,回放昨天和女主播的亲密幽会,回想自己独占了她,而你们这群傻子还在那傻乎乎的捧她。这会让王会计产生多么大的优越感啊。

  而那些装纯卖傻的女主播们,一方面拉住摄像头后面一大帮屌丝粉,另一方面私下密会一掷千金的土豪粉。

  一边赚人气,一边赚财气,两不耽误,而她还永永远远是大家面前的乖宝宝,清纯女孩。

  我不反对直播,我自己偶尔也看直播,直播女中有老鼠屎当然也有好的,但直播的形式,也确实为“云青楼”提供了绝佳的土壤。

  今天爆出的是930万的王会计,那没爆出来的以同样模式欺骗哄骗诱骗粉丝钱的头牌们必定大有人在。

  连“鱼台”“熊台”这类一线直播平台都是如此,就更难想象那些二线甚至三线直播平台的“青楼模式”有多肮脏不堪了。

  错绝对不在直播,而在于人性的卑劣和狡诈,对于那些善于伪装和演戏的头牌们,是不是应该设立一种透明机制。

  至少让那些傻傻的花重金打赏你的粉丝们,知道你姓甚名谁,知道你几岁,知道你曾经都做过什么吧?

  一个在镜头前装傻卖萌,唱歌甜美,清纯可爱的女孩,其实打过胎,离过婚,在其人生阅历上劣迹斑斑。

  这样子靠着伪装和欺骗来不断诱导和骗取粉丝打赏的主播,难道不是真正的犯罪吗?

  至少该公布当红主播的姓名,年龄,学历,工作经历,婚姻状况,尽最大可能避免头牌们来欺骗粉丝吧。

  既然你要当头牌,就必须牺牲隐私为代价,怎么可能你镜头前装的真像那么回事的来骗钱呢?

  当然,平台利益和头牌利益是相互捆绑的,这个保护粉丝的制度,在平台看来是一个最糟糕的制度。

  如此看来,除非国家政府部门出手,不然直播平台越来越“青楼化”的现象,是难以避免的了。

本文由www68399.com皇家赌场于2019-09-13日发布